主页 > D生活历 >吴淡如:我不要女儿每天忙着到医院,看护插管瘫痪的妈 >

吴淡如:我不要女儿每天忙着到医院,看护插管瘫痪的妈

时间: 2020-06-25 浏览量:705

我的祖母在八十五岁前都是健康宝宝,未曾生过大病,八十五岁时某次骑着单车到公园跳「广场舞」,晕倒在路上,被人送到医院,从此渐渐行走不便,卧病在床。她在床上足足躺了十多年,一直到九十多岁,渐渐失去了行动能力、记忆力与语言能力……她的背越来越佝偻,到后来连躺都躺不直了,日日呻吟。医院的健康检查报告,却一切正常。连血压都如常。
不管子孙如何尽孝道,祖母的痛苦是我们没有办法代为承受的。虽然非常感激,爱我和我爱的祖母陪我这幺久,但是我十分明白,她的长寿,实在不是福分。
真正的长寿福分,应该像王永庆先生或者画家刘奇伟先生吧。九十多岁,他们还在打算明天要做些什幺呢,在睡梦中或倏忽间,无疾而终,并无病痛。
人的脏器都有使用年限,医学再厉害也无法阻挡它的耗尽。现代人的问题老早不在于是否活得久,而在于活得好不好?年老不可怕,死亡也不可怕,因为不管富贵贫贱,不管人生是否活得精彩或无聊,自古谁能免?最可怕的是,如果你还有很多梦想,或你还有幼子老母要养,责任未了,而你的身体却早早宣告不行。
明白归明白,知易行难,养成习惯需要的是时间和行动力。这个并不来自于顿悟,来自于慢慢领悟。
身为高龄产妇,我因为各种併发症在医院躺了一个月,从败血症中捡回了一条命,最震撼我的事情,不是几度手术的肌肤之痛,不是身上布满针孔,而是躺在病床上的无聊。虚弱躺在床上,无所事事,连书也看不下去;出院后,肌肉无力,经过复健才能像以前一样的行走。
出院回到家,当时孩子还在加护病房生死未卜……她足足在加护病房住了两个多月。我先回到家,一回家就抱着家里的猫痛哭,哭的是还可以活着看见牠们,自责的是如果我能把身体弄得健康一点,就算我是高龄产妇,也未必会让孩子受这样的苦。
健康是要等失去才珍惜,真理存在老生常谈里,但要亲自体会才能彻底明白它的涵义,而真正开始身体力行,恐怕还需要好多声警钟的迫切提醒。
我真正开始「积极但不太认真」的练跑,都是快五十岁的事了。所幸我的体重在轻重之间差异一直不大,我的膝盖基本上没有被中年人过重的体重压垮。
这的确是中年人可否练跑的重要关键。我有位同学在大学一毕业后,从六十公斤胖到百余公斤,在三十岁那年就换了人工关节,在这种零件已经败坏的状况下想要从事让自己焕然一新的运动,的确有困难。

那些在我耳边嗡嗡嗡劝说「跑步不是好运动,会伤膝盖」的话,我完全没有听进去。因为中年人的问题就在于「自己不想,所以劝告别人」,而且不假思索的想要用没有科学验证的经验法则来把大家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我在练跑时的愿望,其实很卑微,只是想跑一圈我母校的操场不气喘嘘嘘的停下来而已,就是四百公尺而已。
我的初衷只是「四百公尺」,这个卑微的愿望竟然是我二十岁时的未竟之志。
跑了几年,我大概听过一百个同龄朋友「跑步不是好运动,会伤膝盖」的劝说,有的非常认真劝我中年人学一学太极拳就好。很幸运的,我的膝盖看样子比练跑之前好得多。
我想,并不是因为我天赋异稟。
是因为我在「并不太勉强自己的状况下」持续进步、慢慢进步。
每次跑步的时候,我都听见「本我」和「超我」对话的声音。
「好累!我想回家!」本我说。
「没问题,你只要跑完规定的五公里就可以回家!」超我说:「而且你跑完之后,不但会很有成就感,而且运动后产生的脑内啡会让你今晚睡得非常舒服!」
「跑操场真的很无聊!」本我说。
「喔,那你可以听音乐,不知不觉就可以跑完了!」超我是个很好的运动顾问。
说也好笑,我是从跑一百公尺,走一百公尺开始训练自己的。
刚开始我在台大操场瞎跑,一边羡慕着在操场上练习的台大田径队可以跑得那幺快,当他们像风一样呼啸而过时,我还常被吓了一跳。
当时的「超我」也明白我的体力的确是先天后天都失调,没有做太严格的要求,只是希望我「每週跑两次,每次跑五公里,不管用走的或用爬的,请你完成这个目标」罢了。
那时我是和台大EMBA的学长们一起练跑的。他们年纪和我差不多,但是多数人老早就跑完过全马。而且成绩多半在四个半小时以内。
我的成绩跟人家比当然很自卑。但是人遮掩自己的「不行」绝对不会进步,可喜可贺的是我面对自己的「不行」时,脸皮算厚。

进步的确不会像武侠小说一样,一个人被某个武林前辈看上,说你天生是练武的奇才,忽然坐在你背后把真气都灌给你,然后你就变成了一个一身真气的武学怪杰。
跑一百走一百,跑两百走一百,跑四百走一百……在蜗牛般的进步中我看到了未来的希望还是存在。我的孩子还很小,我一点也不希望,她在正要奋斗的年纪,每天要忙着到医院看护插管瘫痪的妈。
这不是悲观想像,而是我在得过俗称姙娠毒血症的产妇高血压后,高血压这个家族疾病就开始如影随形的跟着我。翻开我的父系家族史,中风绝对是让我们到「苏州卖鸭蛋」的理由。
我当时真的只想要跑完四百公尺!
跑了一年,我决定参加一次当时觉得「好远好远」的十公里跑步。兼具旅游目的,我比较容易说服自己去跑十公里,于是报名了日本的「神户马拉松」,赛前为了担心自己能否在一小时二十分钟内跑完,我还紧张得睡不着。
不过是两年多前,十公里对我还是个壮举呢。
要进行一件破天荒的事,「本我」是很会给赏的,我告诉自己,如果可以在时间内跑完,就去吃一顿超贵之神户牛排。
牛排吃了,但跑完那几天,腿酸到不良于行的地步,回到东京,只要过马路时绿灯时间剩下不到二十秒,我都乖乖站着等下一次。
现在想想,当时真的「不行」得好笑。
贾永婕当时已经是三铁达人以及超级铁人赛的参赛者了,当时她来上我的节目,我笑她没日没夜近乎自虐的跑,脑子有问题,跟她开玩笑说:「妳老公一定帮妳保了很多险,才会一直鼓励妳参加各种艰难的比赛。」
而且斩钉截铁跟她说:「我保证我最多只想跑十公里,不用勉励我!我才不是神经病!」
她后来总没忘记三不五时来取笑我一下。
一个人的初衷,呵呵,如果不曾改变,其实……可能让一个人很没出息的过下去。到了中年我才领悟到,不管是在运动,或者是在学习,还是理财或开创事业上,只要去掉一个东西,坚持一样东西,那幺你的人生通常糟不到哪里去。而且,必然会进步到比你想像中更好。未必能够出类拔萃,但一定可以超越自己。不管在什幺年龄。
去掉的那个东西,叫「藉口」。
坚持的那一样东西,叫「纪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滁州WW润生活|及时新闻资讯|集生活消费网站|网站地图 申慱906554网址哪去了 申傅太阳神怎么下载 申博免费开户官网 菲律宾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游戏客户端 申博sunbet官网充值 2016申博sunbet 手机版sunbet二维码 申博太阳神 sunbet金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