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D生活历 >唐凤:政府该从监管转成辅导!MixTaiwan新创沙龙为台湾 >

唐凤:政府该从监管转成辅导!MixTaiwan新创沙龙为台湾

时间: 2020-06-25 浏览量:768

唐凤:政府该从监管转成辅导!MixTaiwan新创沙龙为台湾

昨天晚上经济部为了促进「人才交流」及「跨域创新」,举办了名为「Mix Taiwan 创意 X 技术知识分享沙龙」的首场论坛,并邀请到了行政院政委唐凤、经济部长李世光、Google 台湾董事总经理简立峰、Livehouse.in 执行长程世嘉与 Fitmily 创办人詹益鉴参与;不仅如此,台下更是有许多来自网路、科技与新创圈的名人共襄盛举。

论坛一开始就由李世光部长本人亲自打前锋, 主要谈「创新创业政策」、「法规制度革新」与「科专法人改革」三大议题 。 他认为可以旧有的产官研学合作模式应该改组成新的协作网络 ,其中可以重新思考研究法人的定位。例如大家现在提到工研院就只想到台积电,但是现场的观众有人听过「果子狸咖啡」吗?过去我们把麝香猫咖啡视为风味独特的珍品,但它也总是带着「直接排泄」、被称「猫屎咖啡」的阴影;不过工研院透过生技技术,把果子狸肠胃中的有益菌萃取培养,让咖啡不用「被便便」就有美妙的新香味。像这就是工研院产学合作的成功案例之一,李世光进一步认为所谓「发明是钱变知识,而创新是知识变钱」,产官研学就应该在其中引起正向循环。

另一部分,李世光表示经济部正在积极推动修正公司法与科专法人改革,让研发法人成为新创的后盾与摇篮。

唐凤:政府该从监管转成辅导!MixTaiwan新创沙龙为台湾
途中还穿插经济部长李世光的快问快答片段

而简立峰则是以「世代合作,软硬整合」为题,解释现在台湾新旧产业的世代差异。他认为台湾世代代沟以 30 岁世代作为分际线,在这之下的新世代,刚好是正是解严后民主与网路兴起,以台湾为中心思考的世代;而旧世代以战后婴儿潮为主要族群,是刚好度过台湾最艰苦年代的一代,是製造与 B2B 的思维。

但两个世代并非对立,而是认为 应该透过世代合作,集中资源努力创造能进入世界五百大的公司;不用多,两家可能要担心,但三家就及格,如果有四家那就是不得了的事情 。会认为台湾不够好,那是因为很多数字硬要跟大国比的结果。硬体有门槛比较高的问题,PC 与手机也都饱和了,但智慧车跟 AI 晶片,或许是台湾未来值得思考的方向。

唐凤则是谈 AI 概论。传统的 AI 是循序渐进的方式,计算并解决特定一个问题,但现在硬体运算能力跟机器学习技术都已经到位,足够让机器模拟人脑思考方式了。到今年年底,根据研究 如果要判断一个问题是否能适合「机器学习」,只要判断该问题是否「能用人脑一秒回答」就可以了。如果是人脑在一秒内能判断的问题,那幺它就适合机器学习 。

下面部分是论坛下半场 Q&A 的讨论:

目前产业与新创公司有哪些法规需要突破?

詹益鉴:我本身现在就在开公司,其实开公司不难,但几个核心议题还是跨部门的,比如说预查与后续的税籍、劳健保过程却很琐碎。但更核心的问题是我们对市场经济的认知到底到什幺程度。我们现在已经有闭锁型公司为出发点,让股东们可以更自由设计自己的公司;但还是限制太多,我们当初立法就把公司是认定营利组织。所以修法,就是要重新定义「公司」与「法」是什幺。我们过去公司法最大的问题,就是为了规模化、製造、代工所设计的一套制度。

程世嘉:我以前念的 AI,但也有到 Google 过、待过青年顾问团,所以也算是产官学就都待过。我是认为法规应该朝向持续鬆绑公司的方向前进,并且旧有的政府补助型态要逐渐消失,转型成单纯投资;以前计画经济这套还行得通,但现在政府的创新能量已经跟不上民间了。同时现在台湾社会有钱人也需要被「再教育」,让他们理解数位经济才释放投资能量。最后则是目前的劳动法规也都是製造思维为设计,用这套法律来看,非常多新创或网路是违规的,这就是跟不上时代的地方。

李世光:公司法有四百多条,而现在大修法差不多会动到三百多条左右,那幺这些是要一次到位,还是逐渐改革?这就是经济部要跟社会大众一起想的问题,不要认为法规跟个人没关係,而是大家都应该关心、参与的事情。现在已经把「社会企业公司法」等部分放上 VTaiwan,望大家多多透过 vTaiwan 一同参与,并完整留下讨论纪录。

唐凤:政府该从监管转成辅导!MixTaiwan新创沙龙为台湾
经济部认为旧有的产官研学合作模式应该改组成新的协作网络
新创如何衔接台湾既有技术与能量?

简立峰:以前跟现在差异最大是人力资本,以前产业有硬体,银行才敢借贷或投资;但现在是人才印钞票的时代。对,软体创业跟硬体不同,外界要评断硬体业有价值可以看厂房,但软体一开始可能只要一个人就够了,却也很难被外界看懂。这中间或许会有很多骗子,但不能怕,而是为产业要培养判断能力。这中间第一个判断角色就是天使投资人,硅谷能成功,就是有成功人士愿意当天使投资人,拉拔其他人进入正向循环。台湾新创不应该要创造很多中小企业,而是想办法集中人力与资源,最终成为一间顶尖足以广纳人才的公司。

詹益鉴:在台湾谈创业,还是会陷入「成功率」的迷失。其实在看机率之前,要先看企业的「期望值」。台湾社会很怕风暴跟产业泡沫,但现在的泡沫危机跟历史其他案例比起来其实小很多。市场泡沫对会很痛苦,但是它会带来资源重分配。。

唐凤:vTaiwan 上面最近其实有法务部的一个讨论题目,叫企业资产担保法,本来台湾文化大家愿意用车子、厂房等动产与不动产做担保,但却无法以一个人信用,或网站的流量、或者存货等当作担保。其实是在国际上已经有许多国家可以无形担保的方式。而且政府不太应该再限制什幺东西可以设定担保、什幺东西不可以。

现在「vTaiwan」另外也在讨论公司法是不是能以别的目的,例如社会使命作为公司使命,会配合修企业担保法的方式加以开放。目前在国内的监管架构里面,订法好像就是政府要管这一件事,很少反过来思考订了这个法,表示这一个事情不一定是归我管了。但现在正在审的「数位通讯传播法」,就是 NCC 反过来思考「不监管」,明文说不管哪些东西,让这些都回到民法的样态。最终让原本的监理人员认同自己是辅导、衔接的角色,而不是监管的角色。

对这场 Mix Taiwan 新创沙龙有兴趣的读者,不妨可以点击直播影片回顾,或是上 该活动 hackfoldr 观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滁州WW润生活|及时新闻资讯|集生活消费网站|网站地图 金海渔下载_js06网站备用网址 同乐城手机app_金城线上娱乐下载 竞博jbo官网_东森官网注册 博天堂备用域名_电子平台注册送 爱博体育登录网址_万博manbextApp下载 菲彩国际客户端_龙彩国际平台 ub8优游客户端_华宇娱乐平台注册代理 菲华国际2娱乐注册_皇宫线上注册 菲赢国际3app下载_新利18体育在线娱乐 世爵用户平台注册登录_tb通宝222娱乐下载